大 浪

1019班/唐红

你的面容就这样隐匿在落日的余光里,恍如隔世的微粒,我抓不住。

这是我在凡世看到的第一个日落。铺天盖地的红色,触目惊心。我看见天空中掠过的飞鸟,渐次地形成了黑色的斑点,我忽然想起了“飞蛾扑火”。

烟云在风中摇曳,拥簇红日坠入海底,一时间,蓝灰色侵占了所有的领地。你侧了侧身体,声音是从你喉咙里挤出来的。

“你别怕,它就要来了,你怕什么呀?”

你深褐色的眸子里有疑惑不安和贫脊的光。

“那就再等一会儿吧。”

海浪翻涌出白色的泡沫,远方的天空还暗着,现出两三点渔船的光亮。海天一线,被巨大的欲望包裹,散发着浓烈而不可抵挡的魅惑。夜是黎明的前夕,亦是废墟的假面具。

“哧——”火舌张牙舞爪着仿佛要侵噬了你的瞳,但它终究被狂风覆灭,仅剩下微弱的残星。

“刚才我只是想点燃旁边的这堆柴,可是它灭了。”你一脸无辜地望着我,眼球就在瑟瑟发抖似的,显得楚楚可怜。

“纵使一瞬的温暖,火焰又怎么敌得过这漫天的海风?”

你转过身去,不再说话 。发丝往后扬起,乱舞。我从未见过如此苍白空灵的脸,直到遇上你。苍白得,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,裹着阴郁和不安。你在等待,你的眼神里充斥着等待的因子,正逐渐聚集成冲破一切黑暗的元素。

势不可挡。势不可挡。

岸边的礁石已被海浪冲洗得光亮。越发纯粹的汹涌的咆哮迎面而来,带着咸湿和陌生的气息。天从浑沌中苏醒了,正在脱离死灰色。万尺以外的海面传来厚重的鼓点,那么沉重,沉入地底。它近了,近了,清晰的节奏,是来自异域的乐曲,下沉,沉入地底。脑浆和灵魂,都跟着它抖动,每一抖,都牵动全身。

广袤天地间,我能看到的,只有你。我的胃里似乎什么东西在翻涌,一时间天昏地暗,血液倒流。所有的生灵全部从石缝中奔涌出来,一大片一大片,仓促而慌乱。

我看到你皱了皱眉头,起身拍净身上的尘土。你的瞳孔没有焦距,我捕捉到你眼中闪过的一丝莫名的绝望,不过它很快销声匿迹,恢复了宁静。你扭过头对我笑,“来吧,到我这儿来。它来了,你别怕。”你用你纤柔的指尖抚摸我,善意而温情。

“轰——”我听见头顶的轰鸣,浪潮来了,倾覆了你娇小的身体。到处都是深蓝,弥漫整个世界的蓝。冷意透彻心扉。我闭上眼,我知道末日来了,恐惧和空虚一时占据了所有的意念。海水化作柔软的绸丝,贴着我往下沉。

在我遇见你之前的无数光年的时空,没有人给我思想,我不能体会生死离合的痛苦与快乐。现在我感受到了,这就是死亡的极限的触感,我就要触摸到了。

“你别怕,你怕什么呀!”我竭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,我看到你在对我笑。海水不断从鼻腔贯进你的身体,你笑得那么美,像海里存活的生物般轻盈。

“它被炎热的灰尘所闷死,它被正午的阳光所烧伤……它被创造到世上,只不过是为了紧靠着你的心口,就只生存那一瞬的时光。”

沉灭,我亦心甘意愿。

把记忆撕扯成坚硬透明的碎片,我的脑海飞速地闪现那些薄如蝉翼的片段。那一年,我离开星轨匍伏在你脚边;那一日,你用温热的双手把我拥在胸前;那一刻,你满身伤痕带我逃到世界的边缘;那一秒你悲怆绝决的眼光模糊在深邃的大海里,消散。

我听说苦痛出离了灵魂就能幻化成来世无尽的欢愉。那么,请你把所有悲哀的情绪赋予这滔天的大浪。来世,我还要与你再相见。

我是一只千年的灵猫,我放弃永生的灵性,只为与你共沉浮。

上一篇:对着天空说爱你( 1019班/朱佩佩 )
下一篇:玻 璃 球( 1001班/娄译之 )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