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部落

0908班/宋明月

FA落部里不是一定只有一个酋长?酋长是不是能做很多自己想做的事?酋长是不是一个平凡人?我假设一下……每一个部落不一定只有一个酋长,可以有很多,more,more,more~AND>more~;酋长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,但是需要N多人的肯定,写申请书向上级申请以及向自己申请;酋长是一个平凡人,因为每一个人都是酋长,在自己的世界中,每一个人必须做自己的酋长,不要什么都去做,别让青春留白,也别去抹黑它。同时,不要什么都不做,去try一下,因为你是头上插红羽毛的酋长。

可是,这些假设却都不成立,我反驳不了,推翻不了整个整体的规定,规定就是规定,不会因为规定是人定的就随意改变,只要不出现“以为文不足,故另有所属”的情况我就满足了。

对于自己来说,改变不了世界,就改变自己。突然对自己说一句:“好好学习才是王道。”恐怕会吓到自己。

如同《阿甘正传》里说的“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时越来越宽容,什么都可以接受。相反,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,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,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”。现在,我是不是该归顺FA部落,成为一个纠结体?其实,我一直是一个纠结的麻花体,学会缄默,开始奠祭自己的high生活,我愿意交出自己的兴趣、爱好,学一个自己可能并不是很喜欢但又比较善长的东西,这样才叫“特长”?大概吧!可能吧!就这样吧!

生活,就是这样啊!何必想太多,船到桥头自然会直的,别问我怎么直,我怎么会知道,who know?反正,I don’t know……掰直!

依然每天在ABCD中,兜兜转转,陷入迷宫,从未走出来过。

金色:英语老师说:“to be or nor to be , this is a question”,嗯,是个问题。

灰色:语文老师说:“如果一个人开始加快,那他一定老了。”全班同学恍然大悟“哦,原来我们都老了”。

褐色:数学老师说:“follow me”。思维该是走还是跑?

黑色:政治老师说:“你打你的狗一下,你的狗会有怎样的反映?”“反咬一口”,“NONONO……他会离家出去!”“额……还会去法院告我们吧!”“当然,一切皆有可能。”

颜色由亮变暗的生活,什么都没变,是我们变了,如果实在从ABC中走不出来,不要折中选B,别忘了还有D。当遇到多选时,我不会放弃,要对得起那些不同于文字的东西。

有时候FA部落多么可笑,一天天就这么过去,看着作业本上的优变成100,再变成A+时,我还在怀疑素质教育,至少我们还不用担心GDP,不用担心股票,只有学习,放大的学习,还有放大的学习。

同桌的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拉回,他说:“我给你说一个笑话啊!”我说:“嗯”。他说:“你知道经济全球化是什么吗?”我愣了一下“嗯?”吓,有阴谋!他沉着一张脸说:“就是一把双刃剑啊!”我问自己会不会很冷,结果,思维能力没有跟上直觉的反应,嘴里立马就蹦出一句“好冷” !顺手把衣服紧了紧,看着同桌笑得如花一般的脸,我想起了两个字——涅槃。

FA部落的涅槃,fade away,不要离开?是我想的太多,考虑的太早?是!是我考虑的太早,但是第一阶梯离我们已经很远了,在跨入第三阶梯之前,也会担心被投放海底,还是给自己准备好氧气罐吧!

如果把这一次的旅途当做一切赛跑,那这次的距离一定是800m,要有冲劲,又要有耐力,不仅仅是顺从“坚持到底就是胜利”的原则,而是用数字的形式展开倒计时,如果算算,也不久了,对自己说“涅槃”。

涅槃的结果就是归顺FA部落,憋屈的心情,虽然无数次看到书上说:“融合并不是庸俗的妥协,而是一种智慧,是少走弯路。”但是,要放弃,放弃真的好难,这样并不说明我不是一个好孩子,只是,我未想过要奋斗,反正结局都是FA,又怕什么,我的感觉就像……用文艺点的话来说,就是“将城市钢筋水泥的森林置换成一望无垠的大草原,被生存挤压的心灵仿佛放飞于宽阔的牧场,烦恼消减于天空,思绪随风飘动”的感觉,已经够矫情了……“卡”换片,放励志篇,把芯片植入大脑,把原有的芯片代替掉。

Hi,不是我要离开了,而是你归顺了FA部落,选择了离开,而我,仍是我的酋长。

上一篇:歌颂者( 0902班/陶 李 )
下一篇:点点滴滴( 1012班/张莹 )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