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ohn

0212班 刘慈航

  站在落地镜前,John看着镜中寂静的双眼,用手指轻轻的在嘴上涂了一圈又一圈,嗜血的红。
  John从小就喜欢血腥的味道,包括血腥的颜色。喜欢在关闭了所有灯的暗房内,用匕首割自己的手臂,一刀一刀,那血腥的红一滴一滴滴在木质地板上,引起一圈(清)脆的回音。黑暗中讽刺的笑容。
  大海是地球上最涛澈的一滴眼泪,John认为只不过,John早已没了眼泪。她憎恶世上所有的男生,包括自己的父亲。在她认为,那比猛兽更可恨。她常常自己一个人去森林,去热带草原,去大海深处,一个人在风中飞扬起来,任风将自己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。那是一种自由,疯子的自由。她是一个疯子,她认为。上小时,就将自己班上的男生打得出了血,初中时,将男生的桌位扔出了楼,很小很的时候一个人身无分文的离家出走。
  她的父亲离婚很久,自己一人住在父母安排的公寓里,每个月由父母寄钱给她。渐渐的仅存的那点亲情在风中慢慢的遗失。淡淡的不着痕迹,只留一下一片空旷的失忆。只清楚的记得那次他们吵架,她含笑的在一旁看《死亡超速》然后冷冷的关上房门。她是多余的。她认为。
  就这样颓废的活着,暗红血管里喷张的血腥就是她的全部,除了这,什么也没有。
  John曾经喜欢过一个很优秀的男孩,她认为和男孩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。他们一起去看日出,一起去PuB玩,一起去看大海,两人相偎在金色的沙滩上,男孩递给John一束三包紫罗兰对她说,要永远在一起,John流了泪,幸福的。上天的不公就是从那天开始。John憎恨上天也憎恨所有的人,在男孩送John回家时,男孩出了车祸,却没一个人来救他,每个人都只是用冷冷的双眼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一切。
  男孩消失了,在孤独中。John没有流泪。她捧着男孩的骨灰去了他们曾经去过的地方。眼神空洞得令人害怕极了,眼前只是一片嗜血的红。John永远也忘不了最后一次看见男孩时,那鲜艳的红。粘惘的。John俯下身,吮吸着。
  男孩走了。John也走了。John来到另一个城市,每天晚上,John都会将嘴唇涂上最鲜艳的红到PuB去玩。用酒精慢慢的麻醉自己。在酒精这个虚迷的世界,John可以得到解脱、可以忘记男孩,可以忘记所有的,一切的一切。
  John说,这个世界很漠然,空气中迷漫的到处都是丑陋的灵魂,解脱的灵魂。是他们自己毁掉了自己,像现在的人。金钱的诱惑像一杯毒药让人不能自拔,这就是贪婪。
  最后一次,John穿着一身红,发出着狂笑的声音。好冷,好冷。泛白的双唇没有涂上口红,而是用力咬破嘴唇的自然。一丝丝的血腥渗入John的嘴里,John满足的叹了一声。将散落的头发用剪刀一束一束剪着,她很美。残缺的美。
  她被空气蒸发掉了,在那黑暗的世界中,没有任何人知道。
  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血腥味,那是John的最爱。点点的雨滴轻轻的拍打灰色的尘埃。John走了,真的走了,没有绝望,也没有遗憾。在她心中,那只是解脱。
  地球照转,太阳东升西落,John的消失没有作任何迅息,世上的人仿佛不知道有过这样一个人,一切都是原有的黯淡。只是多了一个解脱的灵魂。John漠然的看着,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。很熟悉。嗜血的笑容。
  她很快乐。

上一篇:长城 ——The Great Wall( 0212班袁世亮 )
下一篇:没有资料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