穿着条纹睡衣做梦

1910班 刘紫菱

生活在和平时期的我们并未真正体验过战争的可怕。战争一旦发生便无法复返,自看了《美丽人生》和多部二战时期电影后,我便为那些饱受痛苦的人们默哀。

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穿着条纹睡衣的犹太人,甚至脑海中都不禁浮现出一些惨痛的画面:麻木的犹太人排着队面无表情地走进毒气室,焚尸炉中那人们的惨叫声,充满怨气的绞刑室溅满了鲜血,女囚绝育室中那无奈的泪水。这一切都会化为一股浓浓的黑烟,从这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世上的集中营飘散出去。

到底是什么让这惨不忍睹的血腥场面出现在历史的卷轴中?是社会竞争带来的恶果吗?归根结底还是人心。战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现象,但没有人心的战争可谓是人间地狱,这正如一场突如急来的暴风雨,雨中夹杂着血滴与痛苦,带着泪水冲刷,汇聚成一条飘流在历史中的长河。

任何一个二战集中营可被称为“死亡工厂”,建有大量的毒气室,焚尸炉。曾每天要焚烧约几万具尸体。残暴的法西斯甚至在焚尸前敲掉受害者的金牙,剥下纹身人的皮肤做灯罩,剪下女人的长发纺织成地毯。但那默不作声的毒气室、焚尸炉、绞刑室、女囚绝育室都在警示着人们:要和平,不要战争!

在反法西斯胜利的最后一个夜晚,集中营里正大开杀戒,穿着条纹睡衣的犹太人却在枪口面前无动于衷,即使他们只是期望,但又无法作声无法行动,只能等待死亡并脱下衣服化为灰烟……。弱小、可怜无辜又无助,曾经一切美好生活都化为灰烬,却仍在这灰烬中努力寻找星火。

他们多想回到那肮脏的床上睡一觉,多想早一点见到明日里的太阳,他们多想做一个美丽的梦。

他们梦见阳光明媚的温暖,一行行白杨树婆娑起舞,大门附近的草地上,还有儿童在追逐游戏,正和自己的家人共享天伦之乐,百花齐放,在草地上尽情招摇……

他们真的想要的,是和平。

上一篇:站在时代浪潮尖口( 1807班 许雷 )
下一篇:没有资料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