鸿沟

1816班 江美熠

风景这边独好。——题记

华夏。从黄河蜿蜒过长江,这里是华夏。从喜马拉雅的云霭到东方明珠的日出,这里是华夏。由半身藏袍到笔挺西装,穿过的不仅是黑河腾冲的人口分界线,还有苍凉的迷茫和不可名状的心慌。

这里是中国,上到50°N的大兴安岭下过10°N的曾母暗沙。这片广袤的土地囊括了五千年的风花雪月,两不相厌。行者同样爱着这片土地,山花灿烂是这里,月落鸟啼是这里。有的人用了一辈子去领略,有的人用了七天长假去跨越。中国只有这样大,但在一辈子和七天间,横亘着一条鸿沟。

鸿沟,本身就是难以翻越的距离,龙应台说,在茴塞,有的是衣不蔽体的孩子,他们的眼睛如同幼鹿,水清见底,好听叫天真,实则为懞昧,他们每天最大的乐趣是看每天旅游的船只,这些衣衫褴褛的孩子,距离船里打扮得像王子的欧洲孩子又有多远?可不可以测量?

法律上规定人人平等,佛教圣徒说我佛渡众人。然而在这十丈软红尘中,多的是人卑微如蝼蚁,挣扎在温饱线上。

西藏墨脱,恍若第二个世界,这里南迦巴瓦峰的雪莲令人向往。7728米的雪峰,连最矫健的雪鹰也飞不过。从当今回溯从前,这里的藏民每天仰望这座雪山,这样高的山,上面会有神仙吧,他们坚信着自己的信仰,直到现在,当年李白长叹“蜀道难,难于上青天。”墨脱人又何尝不是这样,当人们感叹中国多名山大川时,无人提及墨脱人的无奈,几十年前墨脱没有公路,所有物资全靠背,这些人在藏语中被称为“门巴”。

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不仅让人赞叹,更能让人殒命。许多门巴在雪道上喊着号子,也许几个弯后,声音会小许多。许多尸骸掩在雪下,永远留在了那里。妻子没了丈夫,孩子没了父亲。你能想象,墨脱与外界距离多远?痛苦和天堂距离多远?

越过山丘,才发现白了头。门巴用了一辈子翻越的雪峰,又是多少人心头的幻想。喇叭庙里几鞠躬,雪山下的几叩首,就圆了大多数人的“西藏梦”。

这其中的鸿沟——门巴用脚走不到。

长兄如父,在墨脱是真的。年长的孩子只能牺牲自己的学业、梦想和自由,抚养弟弟妹妹,一代一代,恶性循环。这个怪圈,使墨脱人饱受生生世世的苦难。这群脸上带着高原红的人们,与外界隔7728米,那么其他的距离,又该怎样缩短?

会有那么一天,在这中国日出最晚的地方,那群在雪山下叩首的孩子,能心有底气,眼神不再蒙着羡慕的水光,不再因为外貌被人嘲笑。能够相安无事,各自欢喜。

会有那么一天吗?

上一篇:开在撒哈拉的蔷薇( 1706班 牛婷 )
下一篇:没有资料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