寂途

1705班 何润琪

有了伙伴,陪我的是带着温暖蒸气的调侃与笑声。

没了伙伴,陪我的是凝固无声的路——它准确地接住我每一个脚步,托着我踏入梦的居所。

我知道,我迷上了路。它冷冷地卧在大地上,赤裸着,被人们践踏,却不发去一点儿声音,似死了一般沉默,闭着眼眸,锁上心门。但暮色黯然时,路总愿和我遇见,我用足与它交流,它便用足音回答。我不说我的心声,它也不言它的伤疤。

从前的它如一条血管,将青山下我与世隔绝的家与大路相联,将大路上尚未凉透的人情世故送到我独立无争的家。它总愿与我共看暮天,向西望落晖,向东眺初月,它皮肤粗糙,向远方看车流与灯火。发如乱蓬,只拥有一两星残花,内心却总是温热。当太阳归山,忽的天地便沉郁,空气也骤冷,只有路的体温暖我足尖。漫漫乡野,孑然一人,我在黑夜中学会了孤独,学会了思念。细草畏风,便依我足下,寒蛐渐鸣,亦和我心共鸣。我度步,仰望半明半暗的晚云,想抓住它,像抓住脱线风筝般飞向山原,沉没在余光中。然无故人陪伴,我只好回家,摸索,打开灯,任灯的泉眼流下暖光,浸满全身,让我感到寒冷。

如今的路不再温热,骇我从记忆中拔出情绪的根须。“啪嗒,啪嗒”,樟林落下迟到的雨滴。已是220933,时间比雨滴更慢,但每一秒都溶解着我的感情,永不饱和。人已散尽,路也无言,只是路的气息——腐叶,锈雨,蚯蚓,古怪的气味分子让我心静。我想我是一盏走马灯,沿着旧迹踏着旧步,但我的鬓角时刻迎接新的生灵——蜘蛛,浮蚊似或是谁的一缕灵魂。孤独的路与孤独的我此时相遇,路有些诧异,未接稳我的下一步,我便坠入它的深渊。

人生亦如寂途,童年的路柔软蜿蜒,而年岁越高,路也越顽固,也似箭迹一般直,眼看着通向的不是大海,而是荒漠,却再也无力去改变那即定的走向,只留一人默然前行。

无畏寂途,无畏孤独,便任那封闭的无声与坚硬的寂寥灌入我的耳朵,在血管中凝固,用文字的刀刃剥出,便是生命的不屈与思想的难俘。

上一篇:京城的古韵与清意( 1705班 何润琪 )
下一篇:没有资料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