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唐

1711班 胡佳莹

客问:“君可知盛唐为何物?”

盛唐,是百年世事,如梦繁华的盛唐。

长安回望绣成楼,一百四十年,国容何赫然,隐隐五凤楼,峨峨横三川!芙蓉阙下会千宫,紫禁朱樱出上兰,正是三月三日天气新,那如星如月的王侯帝胄、如云如烟的贵客姻亲,宾从杂沓跟随着明皇出游了:楼开万户上,辇过百花中,画鹢移仙仗,金貂列上公。

他们斗鸡金宫里,蹴鞠瑶台边。那美食是紫驼之峰出翠釜、水精之盘行素鳞,那美人是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,那美景是长乐钟声花外尽,龙池柳色雨中深。

盛唐,是美人与俏儿郎,风流似水,柔情似水的盛唐。

君家在何处、妾住在横塘。当聪慧活泼的船家女子见到了心仪的美少年,如梁武帝采莲曲里那样:“于是妖童媛女,荡舟心许。”那若耶溪旁采莲女,也会笑隔荷花共人语,她们是长吴儿女、眉目艳新月,她们屐上足如霜、不着鸦头袜。那岸上谁家游冶郎、三三五五映垂杨。

正是江南好景的落花时节,风吹柳花满店香,吴姬压酒劝客尝,这粉红当垆弱柳垂、金花腊酒正好解酴醿,笙歌日暮能留客、恐怕要醉杀长安来的轻薄儿。吴儿多白皙、好为荡舟剧、卖眼掷春心、折花调行客,果然,这公子世无双、陌上人如玉,于是美人一笑褰珠箔、遥指红楼是妾家。

盛唐,是明月和美酒的盛唐,是禅林与诗意的盛唐,是后世之人无限憬往的盛唐。

春江潮水连海平、海上明月共潮生,那温柔美丽的春江花月夜里,月既不解饮、影徒随我身;弹棋击筑白日晚、纵酒高歌杨柳春,这放旷雄豪古来长安道上,三杯通大道、一斗合自然。不见了饮中八仙,谁曾说,古来圣贤皆寂寞、惟有饮者留其名;不见了少年侠客,谁又会托交从剧孟、买醉入新丰、笑尽一杯酒、杀人都市中。

那座姑苏城外寒山寺,一定是老僧夜半误鸣钟,才有了“夜半钟声到客船”,那个兴来书自圣、醉后语尤颠的张旭,见到桃花尽日随流水,是否依旧在疑问洞在清溪何处边?桃花源找不到了,清风朗月依旧不用一钱买,只是不再会有那个玉山自倒非人推的谪仙人了。

客了然,问盛唐还能找到吗?

我终是失意地承认,谪仙人回不来了,这盛唐,终是不在了。

上一篇:钗头凤·羞花恨( 1711班 刘一霖 )
下一篇:没有资料
【返回首页】【关闭窗口】